比狼塔更虐、更美:车师-天狼-乌骨道三线连穿纪实与攻略轨迹 - 游记攻略 - 8264户外手机版

  游记攻略
本帖最后由 -老闲 于 2019-8-31 14:42 编辑

18年看来笨鸟去走了天狼之路和花谷道,引出了我再去新疆走线的念头。从2014年来2017年,连续4年去新疆走了CV,喀纳斯环线,乌孙温泉线,环线,。回头一看,新疆没特别吸引的线可走了(长期关注的:克里阳、桑株、克里雅、还有克勒青,均是因为各种没法进入,被忍痛搁置),于是这二年把复点移来了。但是新疆的手挠饭、羊肉串、烤包子、大盘鸡、拌面,却永久的驻扎在味蕾里。一年没去,我是真想它们了,车师-天狼-乌骨道三线连穿,则成了这次去新疆的一个很好借口。

轨迹在4楼

天山的古道

写这帖子是期望和大家分享这条路线,新疆并非只有四大线,还有很多好的徒步资源。同时记录下全程的点点滴滴,走线中的许多小故事,有趣,更值得回味。也隐含了一些户外理念,未必完全正确,但值得坚守。

帖子中涉及来队友和自己的内容,都是从个人的角度去记录,难免有失偏颇,期望各位原谅。

当然,信息、攻略、轨迹、数据、分析是必不可少的干货,供有爱好的朋友参考。

实走的轨迹图(蓝色-实走线)

计划的轨迹图(绿色-计划线、红色-备用线)

车师,一条很有名的古道,40公里、一个达坂,道路清楚明了,所以把它放在了最前面,作为全队的前期适应路段。不过得从野狼谷景区购买45元门票进山,否则没法和天狼连起来。好在景区对驴友们持欢迎态度,让人感觉舒坦。不像洛克线的亚丁景区,看来驴友,非但钱一分不能少,还像挠贼一样。


天狼之路,80公里、6个达坂。是最近二年兴起的新疆线路,晓名度还不高,但去过的驴友反馈很好。出发前估量:车师+天狼的强度和狼塔C相当,事实也确实如此,当然,过河的难度没法和狼塔的台河相提并论。


乌骨道,45公里、2个达坂,附带连接线35公里、1个达坂。

可能极少有驴友走过,接近性稍差。无论从老恰勒坎村进山还是出山,都相当不容易,主要还得靠自己的一双脚板。曾经听说新疆当地驴友把那几条东天山的古道作为周末线来走,而事实上很少有人去,路上几乎找不来驴友留下的痕迹。

仔细搜索了相应的帖子,只有15年4月驴友走三天的乌骨道和16年走四天的萨悍道的帖子各一篇,余下的都是2010年前的帖子,应该说资料很少。从帖子上看,萨悍道要比乌骨更难些。东天山的8条古道,萨悍道难度最大,乌骨道在其次,二条线有部分复叠。


快出山时队友总结,这条乌骨道,应该已多年没人走,草都比人高了。自己再回忆找来的资料和轨迹,确实都是4-5年前的。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墨菲定律是不是又要发威了(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,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。)。当我们来了恰勒坎村才发觉,这个村庄早已被废弃,已经成了一个“鬼村”。

5-6年前政府开始禁牧后,把整个村子移移来了胜金乡。这一移迁,原计划在村子里找车去吐鲁番的计划彻底泡汤,只能第二天再走35公里的河谷与戈壁滩出去。


说说二个典故,胜金乡原名叫圣经乡,原是为了纪念玄奘大师西天取经而取的名,后来嘛,你懂的,改成了这个同音名。来了那里,我就一个感觉,如果温度再高点,是金子也会化掉。


恰勒坎村,翻译成汉语的意思:血流飞溅。传说这里曾经是一个古战场,据说也是乌骨这二字的来由。原本想和队友说道说道,后来舍弃了,呵呵,已经是个没人的村子,再加上曾经的血流飞溅之地,我们在这里扎营也挺瘆人的。


下面是我走过的3条10天以上复装线的数据对比


狼塔CV线12天

总里程:185km,翻越10个达坂,最高海拔3980米

累计上升9000米,

车师-天狼-乌骨道线12天

总里程:235km

累计上升10800米,

累计下降12500米


如果去掉走错以及胜金乡最后部分,数据如下

总里程:215km,翻越10个达坂,最高海拔3820米

累计上升10400米,

累计下降11300米


郭喀拉念久线13天

总里程:215km,翻越10个垭口,最高海拔5200米

累计上升:9300米,

累计下降:10000米

通过数据和亲身体验,我觉得狼塔的过河仍旧很难。车师-天狼-乌骨道,上升下降的次数和幅度更高,强度更大,个人认为,风景也更漂亮。蓝天白云、草甸花海、田园牧歌般的风景随处可见。


7月20日,总共10名队员在乌鲁木齐集合。一个不小的队伍,男7女3,比例还算合适。由于不了解2019年9月1日开始,大部分火车是在乌鲁木齐站下车,而不是原先的乌鲁木齐南站,又提前预订了南站旁边的宾馆,不得不再倒腾来南站。

晚上聚餐,开行前会,签免责协议。


7月21日,徒步第一天。

徒步起点是1700米,营地在2700米,上升1000米左右,距离15公里。

早8点,包车从乌鲁木齐出发(包车可以找杨师傅:13699362980、微信同号,由于这次人多没有找他,他的车9座,6-7个人加包比较合适,费用在1000元左右,乌市来野狼谷),在泉子街镇食了午饭,下午一点来车师古道景区入口开始徒步。由于是周末,景区的游客不少,于是我们这些背着大包的驴友,也成了一个被围观的风景,不过我们都早已习惯。

一路都是机耕路加小道,晴空万里,慢慢走慢慢看,倒是很舒坦。不过很快就发觉苗头不对,速度是越来越快,我的手机每15分钟提示一次,时速每小时3.8公里,每小时4公里。直来爬升一个小坡,速度才开始降下来。我回头对珺珺说,这就是菜鸟级速度,这才第一天就这么快,后面还有10天呐,都不晓道体能该怎么分配。


前面的二个背包罩,我和他们相距至少1公里多

小伙伴珺珺,连续5年国庆节跟我走长线,就2个字:信任。

这次和我混帐混餐,据说出山时,很不科学的长了3斤,减肥目的彻底失败。

小雨加上不断的缓慢爬升,队伍的速度总算是降了下来,7点不来顺利抵达营地。

前方二个羊圈,就是今天的营地

所有的队员状态都不错,只有平常心有点状况,第一天鞋子就开胶了,还是个大牌徒步鞋,大名鼎鼎、以耐操著称的赞贝拉。然后大家开始会诊,查原因,想办法。办法是某大神找来一根铁丝,烧热后穿过前端开口的橡胶部位,然后牢牢扎紧,效果看上去还不错,就是防水功能彻底废掉。查原因,队友山峰基本确定是买的太便宜,最大可能是买来了的库存货,来了开胶的时间。于是被秋实好一顿埋汰,好货不便宜、便宜没好货。

说句题外话,我一般组队是不敢收夫妻档或男女朋友档的,因为很容易出纠纷或组成小团体,对整个团队是个隐患。这次在朋友的强烈举荐下接纳了平常心和秋实这对夫妻搭档,不过二位都不矫情,始终和谐的融入队伍中。只是复装长线的体会还不够老道,带的装备有点累赘。

介绍一下其他几位队友

悠悠,队里最牛的食神食货,凡是当地最正宗的美食或食货点,她都能信手拈来,比如这次她举荐的大列巴,比如吐鲁番这家当地人的聚餐点,还有旁边限量供应的烤包子,味道都是无比正宗。也是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上海本地驴友之一。会食的人,我一向认为是聪明人。

小姨妈,和悠悠一样是计划天狼出山。来自大四川,敦实的个子,体能其实不错,就是经常要买点乖,显露出一点负能量,比如同样看天,他的结论就是要下雨了,而我的结论是现在没下雨。当然我俩都没错,现在肯定没下雨,未来一定会下雨,所以要下雨的时候我们通常会通晓他笑一笑。

凡陈,和阿彬一起来自南方,经常在自家周边走短线,没机会走复装长线,5月一起走了二天全程武功山后,加入了这个队伍。体能相当好,第一次走这么虐的复装长线,能把车师、天狼一起走完,是相当的了不起。凡陈的自律性极强,我对他的关注很少,因为这变的有点余外。自律和成功通常成正比,所以后面省略100字。

山峰和阿彬,因为和我一起走了全程,容我在写后面的行程中通过一个个小故事来慢慢介绍。

7月22日,徒步第二天,早上9点准时出发。

今天翻越车师唯一的琼达坂3420米,行程16公里,爬升800米,下降900米,傍晚6点抵达预定营地。

道路清楚简单,出了营地,过了一座木桥就是一路爬升,一架飞机刚好从琼达坂上飞过,在蓝天上画出了一道优雅的弧线。

今天所有队员还是精力旺盛,可能是路太好走,也可能是不想落在队伍后面,来11点多全队就上了琼达坂。

达坂上的玛尼堆

山峰一个人一直走在最前面,速度几乎比我们快三分之一。把整个队伍的节奏给带了上去,这是要搞事啊。下了达坂,更是连影子也看不见。

标志性的银色雨伞加黄色速干裤

很快变成一个小点

下了达坂,雨伞看不见了

队友山峰,四川绵阳的老驴,去年外挂加入了我十一念青东波密北线的队伍。和我同庚,当时觉得体能和我差不多,但这次就像换了个人。昨天就感觉有点奇异,今天就更突出了。怎么回事?计划这条线的时候,每天的行程基本是按全队体力稍弱的来安排,按山峰这个速度,后面的队友必定会被拉爆。

麻烦的是全队最少有三个人没有走过5天以上的复装长线,无法体会合理的体能分配对复装长线的复要性,经常会不晓不觉中跟在他后面,合着他的速度走。在乌鲁木齐开会时,我再三强调,这样的长线复装徒步不是比赛,没必要走太快,按时抵达营地就好。


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在一个下坡后,我叫住了山峰,让他减速,没怎么说原因,但他还是接受了。虽然他之前也会时不时停下来等后队,但速度上去后,队友的体能不晓不觉就给消耗了,等人不解决问题。连我的速度都给带了上去,可想新手的情况了。


走的慢了,也有时间看看雪莲和壮观的草甸了

下午3点多出了山谷左拐,走在前面的队友很快错过了过河点,不得不脱鞋过河,我和珺珺落在最后面,在过河点附近绕过了河。

快来营地,我加快速度赶上山峰,和他聊了一会,才晓道原因。原先这家伙在家里强化训练,体能可以说是上了一个大台阶。然后还改了装备,复装徒步鞋改成了轻便的越野跑鞋配防水袜组合。老驴都晓道,脚上一斤,背上五斤的道理。原先如此,虽然我不能苟同他的越野跑鞋组合,担心对脚部的保护不够,但很认可他的强化训练方法。于是问他,你是不是把这次徒步当小白鼠了。他奇妙兮兮的笑笑。


好吧,不管怎么样,晚上我得开会了。

放一张他破相的照片,还有标志性的雨伞,因为这天我看来他就有小火苗升起,看不见他,小火苗会变得更灼热。

傍晚6点多,在跨过最后一条河后,全队抵达营地。

扎营完毕,召集所有队员开会,直截了当提了4个方案,这个我是认真的,如果明天还是这个速度,1,就地解散,明天来大河沿镇出山。2,我个人退出,其他队员连续。3,我一个人solo,其他人退出。4,明天开始按计划行进,但必须降低速度,前队必须在数百米的可见范畴内,否则算离队。

所有队员表态认可最后一个方案,特别是山峰,其实我就在等他表态,我想他已经很清楚他的实验会把这个队伍里不少人拉爆,最后必然分队。作为“领队”,任何人出状况或分队,都是我无法接受的。

不过不要误会,整个过程,包括晚上的开会,所有的沟通交谈都是心平气和的,与平常一样。也许这就是我们这个年纪的包容性吧,所以这点很佩服他,能在包容中理解、沟通。

本帖最后由 上海-老闲 于 2019-8-31 17:51 编辑

7月23日,徒步第三天,早上9点准时出发。

全天行走25公里,上升300米,下降500米。

这里必须要赞一下小伙伴们,每天说好的出发时间,没有一个人会挈后腿,通常都是早早搞定装备,按时打好包。这给了全队足够的行走时间,所以我们从不走夜路。

走在车师古道的山谷中,荒凉而寂静。

只有舞动的它

早上的路很好走,全队不急不慢,队伍也变的相对紧凑。

其实今天路程不短,暂时调整了行程,加了5公里路,这样第4天就会轻松点。之前一直和队友说明,第4 天要翻二个达坂,是天狼出山前最艰苦的一天。

来车师和天狼分叉口,是下午2点半,连休息在内是5个半小时,整整15公里,差不多在每小时3公里,很合理。

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

全天pk10计划 1分赛车 1分赛车技巧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-|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-|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-|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